奇書網 > 都市青春 > 記憶深處有顏色 > 第57章 放電
    十幾臺攝影機對著他們倆,顏色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反應。

    鄧軒眼明手快, 直接抽出她手里的順序卡, 又把自己的塞進顏色手里, 還沖著鏡頭晃了晃那張卡, 瀟灑地來了句:“我們一會兒見。”

    歌手們反應慢兩拍,沒人接話。還是主持人夠機敏, 立馬抖了個包袱給鄧軒。對方也不提顏色, 只笑稱自己想要早點出場。

    “這樣可以安心看別人的比賽, 要不一直緊張下去, 我年紀大了心臟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這明顯是玩笑話, 大家都配合地笑起來。

    顏色笑得有點勉強,她真想不到鄧軒會來這一招。

    都最后一場比賽了, 他還要拉著她炒CP嗎?鄧軒也不差這點人氣啊。

    控制室里, 霍正希正巧看到了這一幕。鄧軒飛揚的笑, 以及顏色略顯尷尬的表情, 都被拍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有點不悅, 把剪輯師叫過來叮囑了兩句,要他務必把這一段剪掉。

    副導演匆匆進來, 說舞臺那邊出了點小問題,把他給叫走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比賽開始, 霍正希都沒能停下來喝口水。他跟顏色在后臺匆匆見了一面, 當時兩人身邊都有人,也顧不上說別的。

    霍正希沖她點了點頭,算是給她加油, 顏色怕被拍,只能回他一個客套又禮貌的笑容。

    事實上她現在心情有點糟,比抽到第一個唱還要糟糕。她是真搞不懂鄧軒的腦回路。

    因為出場順序交換,顏色被安排在了第六個出場。這是一個絕佳的位置。太靠前容易讓人遺忘,而最后幾個又會因為觀眾疲勞而不容易被記住。

    中間位置,從來都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鄧軒把最好的給了她,顏色卻像收到了個燙手山芋。

    王崧看出她的心神不寧,安慰了她幾句。今天總決賽,每個人的休息室里都有直播,他也不方便說更多。

    那么多粉絲都看著呢。

    比賽依舊八點半開始,八點的時候播放抽簽環節。霍正希那天一直在控制室,眼睛在各個屏幕前來回切換。

    剪輯師一直在他身邊晃蕩,在這么繁忙的時刻,他的出現有點突兀。

    霍正希回頭看他:“有事嗎?”

    現在直播,剪輯師的用處不大。

    對方有點不好意思,正要開口說話,屏幕里播出了鄧軒跟顏色交換出場順序的畫面。霍正希一看他那表情猜到了什么,回頭看到了后半段。

    他讓人剪掉的東西,這會兒正面向全國觀眾播放,不僅播了,還給了幾個特寫,配上了讓人浮想聯翩的花字。

    霍正希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剪輯師急了,趕緊解釋:“霍導,我也是沒辦法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去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打斷了對方的話,用眼神示意他離開,忍不住又添了一句:“這事兒誰都別說。”

    他刻意壓低了聲音,剪輯師心領神會,閉口不言。

    他能怎么辦,集團大老板親自打電話給他,要他把這一段放進去,他胳膊擰不過大腿。

    再說這是他們霍家人內部的爭斗,他不想當這個炮灰,還是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得好。

    霍正希也猜到了是這么個原因,除了他哥,也不會再有誰能越得過他去。不過他哥也不是本意,肯定又是他爺爺的主意。

    老頑固還真沒說錯,越老越固執,還很幼稚。

    他伸手進口袋摸到了里面的煙,突然很想抽一根。但比賽很快開始,他沒了這個機會。

    總決賽分兩輪,第一輪是幫唱。一直到歌手們上臺演唱,他們的幫唱嘉賓才正式公布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看到王崧的一剎那,都驚訝得合不攏嘴。霍正希事后查收視率,發現這一段是全場節目第二高的收視點。

    第一高自然是宣布總冠軍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顏色今晚打扮得很漂亮,抹胸長裙優雅嫵媚,全身上下散發著女人特有人味道。她的柔媚和王崧的硬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效果比想像得更好。

    大師出手意義非凡,觀眾都很買賬,顏色這一輪輕松晉級,和其他五個人爭奪總冠軍的寶座。

    第二輪是獨唱,出場順序按上一輪的排名來定。成績越好出場越晚。顏色上一場排第三,這一輪就倒數第三個出場。

    鄧軒在她后面,他上一輪拿了第二。

    其實顏色覺得,如果他不是第一個出場,拿第一完全沒問題。他是那種真正的舞臺王者,一上臺整個人就散發無限的光彩。

    哪怕你不是他的粉絲,可就是會不自覺地被他吸引。

    有些人天生自帶氣場。

    候場的時候,她跟鄧軒撞上了。對方一點兒不覺得尷尬,拉著顏色聊剛才的表演。

    他對顏色能請到王崧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顏色卻不敢跟他有過多交流。放眼望去全是攝影機,隨便被拍到點什么播出去,她明天的日子都不會好過。

    雖然按目前的趨勢看,她明天一個熱搜已是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還是跟鄧軒綁在一起的熱搜。

    真不是一般的讓人煩燥。

    顏色第二場選了首舞曲。她知道自己肯定得不了總冠軍,索性就放開手玩一把。這首歌歌詞有點小性感,顏色為配合歌曲也打扮得略清爽。

    最后一場了,此時不脫更待何時,再說天也越來越熱了不是。

    她這造型彩排的時候沒有,是臨時決定換的服裝,臺里工作人員也都沒見過。霍正希在控制室看到的一剎那,差點讓自己的口水給嗆著。

    早知道突圍賽就不該讓她成功,看她現在這樣子,簡直要上天。

    但觀眾卻很吃這一套,給予了最熱烈的掌聲。顏色在臺上跟個發電機似的,撩漢撩妹毫不手軟,到最后唱完的時候,雙膝一跪差點沒爬起來。

    果然放電很耗費體力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卻很高興,好像把這么多天的壓力一下子全釋放了出來。回后臺的路上她一直在笑,還對著攝影機不住地飛吻。

    這一切都被霍正希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這個小妞,看來回去得好好松松筋骨才行。

    那晚的比賽一直持續到近十二點,最后宣布冠軍的時候,有些觀眾困得都快睡著了。

    結果如顏色所預料的那樣,鄧軒第二輪獨唱大幅度領先,兩場綜合得票率全場第一,將總冠軍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顏色兩輪都是第三,最后拿了個季軍。

    作為新人,她是本季比賽成績最好的一個,也是爭議最多的一個。剛比完拿出手機上網,微博上面已然炸開。

    熱搜第一顯然是鄧軒,但卻不是他得總冠軍的那一條,而是和顏色換出場順序那條。

    這個舉動給他刷了一大波好感,也給顏色贏來了一堆“磚頭”。兩人的待遇天差地別,顏色看得直揉眉心。

    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不過出乎她的意料,她雖說爭議不斷,卻也因禍得福。縱觀今晚比賽,熱搜話題數最多的人就是她。

    有多少不喜歡她的人,就有多少愛她的人,為了她徹夜不眠,只為把好的搜索標簽送上熱門。

    粉絲還真是天真又可愛。

    顏色又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她整個人還處在亢奮的狀態里,索性不睡覺去廚房煮面條吃。剛煮完一碗面,霍正希也回來了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就聞到了面香。

    顏色端著碗看了他一眼,身子微微一側,嘀咕道:“這是我的,沒你的份兒。”

    她還在生氣,氣霍正希沒把那段不合適的畫面剪掉,害她多挨了多少罵。

    霍正希才不理這些,過來就要抱顏色,嚇得她趕緊把那碗面擱下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害我把湯灑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給你洗洗。”

    不由分說把人拉進洗手間。顏色還要再抱怨兩句,突然被人一個用力,直接按到了洗手臺上。

    狂風暴雨般的吻傾泄而下,讓她沒時間作出思考。她突然有點后悔沒給霍正希吃那碗面。

    他沒吃到面,就要把她給吃了。

    霍正希很少這么強勢,顏色總覺得他心里有事,好容易在密集的親吻中抽了個空當,捧著他的臉問:“希希你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,今晚是有點事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不聽話,穿得太暴露,作為她的男朋友,覺得福利不能只讓觀眾享。”

    他說著開始解顏色胸口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干嘛換這身,剛才那身不是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演出服,演完就換了。晚上涼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涼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得咬牙切齒,顏色聽得反而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吃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吃了一整壇,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總決賽嘛,我就想著……哎喲你輕點,以后不……不會了。”

    聲音已有些句不成句,霍正希不知什么時候發起了進攻,虧顏色還在那里跟他一本正經地討論衣服問題。

    虧得她家的洗手池夠結實。

    顏色到最后有點受不了,小聲求饒道:“你能不能悠著點,我今晚挺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次就別穿那么少,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知、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顏色再說不出別的話,整個人被霍正希緊緊地抱在了懷里。

    她最后一點思緒想的是,客廳里的那碗面,應該已經坨了吧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第二天,顏色給自己放了一天假。

    本想好好陪陪霍正希,結果他一大早就出門去了。

    也沒說去哪兒。他不說,顏色也不問,這個男人她放心。

    這么些年都沒愛上別的女人,身處娛樂圈個大染缸還能吃她這顆回頭草,她還有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想起霍正希臨走前揉著她的頭發,叮囑她乖乖等他的畫面,顏色心里甜得不行。

    心情大好,吃完早飯顏色就坐屋里刷手機。網絡上關于總決賽的報道和討論鋪天蓋地,人氣第一卻不是新晉冠軍鄧軒。

    還是霍正希。

    沒辦法,粉絲們傷心啊難過啊,節目結束以后再見霍導就難了啊。一想到這個,迷妹們的眼淚能把網絡都給淹了。

    她們這么氣勢洶洶,嚇得顏色直縮脖子。本來還考慮過段時間公開兩人的關系,現在看來還是不要了。

    她有點怕死。

    手機一直握在手里,刷網絡的同時也在等霍正希的電話。等了一個早上也沒消息,顏色又笑自己傻。

    她跑到鏡子前看自己,完全就是一副陷入愛河的小女人模樣。

    忍不住又摸出手機,打開微信給霍正希發消息。剛要完“吃了嗎”三個字,想想不合適,又一字一字給刪了。

    就這么寫了刪刪了寫,一直到對方突然發過來一條。

    “起了嗎?”

    顏色激動得手一抖,趕緊回了個點頭的表情,又問:“你呢,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早到了,剛剛在陪爺爺說話。我吃完晚飯回去。”

    緊隨其后也是一個表情包,最基本的那個系列里,一張美艷的紅唇跳到顏色面前。

    這是霍正希為了她特意學的,他這個人以前發信息從來不發表情。

    這張紅唇讓顏色心情好了一天。

    電話那頭,霍正希發完表情后沒有收起手機,對著顏色的微信頭像又看了一會兒。身后有人過來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怎么,還看女朋友照片呢,爺爺叫你過去,看你小子怎么辦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回頭看他哥一眼:“我不像哥哥你,那么沒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小子!”

    霍正希抬手擋住了他哥虛晃的拳頭,沖他微微一笑,隨即往樓上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霍老爺子過壽,來的賓客很多,霍正希反而愈加不怵。他爺爺是個好面子的人,絕對不會當著外人的面給他難堪,這個時候跟他談顏色,是最好的時機。

    霍老爺子見了一早上的朋友,覺得有些頭疼,這會兒正在書房跟人下棋。霍正希進去后免不了要被他拉著吹噓一番。

    對方是霍老爺子從前的下屬,如今走了仕途混得相當不錯,一見霍正希眼睛就亮了。

    “電視里看過,網上也常見,真人更出色,霍老你好福氣啊。”

    年紀越大的人,越愛聽這些虛的東西。

    霍正希落落大方跟人握手,剛打了招呼就聽他爺爺在那兒問下屬:“元元來了沒有?一會兒叫正希帶她到處走走,年輕人肯定有話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元元一早就來了,說是正希的粉絲,一定要親眼見見真人呢。正希你一會兒給她簽個名啊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和他們一起笑:“一定,就是我字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太謙虛了。”

    下屬說著話先告辭出去,留下爺孫兩個人單獨說話。霍老爺子走到書桌邊,拿起一本書翻開來看。

    那書上有霍正希寫的注解,紅色的字很顯眼。

    這是孫子特意為他寫的。

    “這是你上個月拿來的吧,字哪里丑,我看就很好。你打小練書法,你那字要是丑,誰的字還能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啊。他比我強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就做生意比你強。也不一定,你心思不在這上面。你這個人比你哥重感情,這不是好事兒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坐下來,拿起茶壺在空杯子里倒了滿滿一杯,邊倒邊笑:“爺爺,重感情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有時候就不是好事兒。我現在真有點后悔,當初送你出國。”

    不出國也就不會碰上那個姓顏的女生了。

    “不出國也一樣,我在國內一樣會碰上她。如果不碰上她,也許就是別人。但肯定不是您喜歡的那種女生,比如那個元元。”

    “元元哪里不好?”

    “嬌氣、跋扈還任性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和她統共打過兩回照面,已是領教得夠夠的。雖說不是對他,但那個樣子看得人眼睛疼。

    他從沒想到找這樣的女人當媳婦。

    霍老爺子一頓:“你別哄我。”

    “您自己留意一下就行,她今天就在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,當著我的面倒是挺乖挺會說話一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兩面派,這樣的人您身邊可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拿起那本書,作勢要打他,只是很快又收了回去,自己倒先笑了。

    “沒大沒小,跟爺爺這么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為您好,您身邊亂七八糟的人太多,您也看花了眼。有些演技高的連您都給蒙了過去。比如剛才那位,以后就別見面了。他主管的城市排污項目捅了簍子,這兩天正費心彌補呢。來看您也是想借機跟其他人攀關系,好解決這個麻煩。您不管那種事兒,也別讓人拿您搏好處不是。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臉色漸漸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他心里能察覺到,但不愿意點破。現在被孫子這么說,真有點下不來臺。可是沒辦法,這是他最喜歡的孫子,真是一句重話都舍不得對他說。

    “你啊,欺負爺爺老了,說不過你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霍正希起身扶他坐下:“我這是關心您,您怎么還不領情。我要娶個那樣的女兒回家,天天跟孔雀似的斗來斗去,我不頭疼您也會嫌煩的吧。還是找個實在點的好,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找的這個我看一點兒也不省心,天天那么多花邊新聞,一會兒跟這個男歌手,一會兒跟那個男演員,你就喜歡這樣的啊?”

    “哪個男演員,您跟我說說,我去問問清楚。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瞪他一眼:“臭小子,你知道我說的是誰。”

    “就一個鄧軒,比賽的時候見過幾次面,怎么就惹您不高興了,還讓人剪那樣的花絮在電視里播,這不是打您孫子的臉嘛。”

    “覺得打臉就趕緊分手,不沾這種女人就沒事兒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笑著抿茶:“您這可說錯了,這樣的才好。全國人民都幫忙盯著,隨便干點什么都會被人看見。要真跟什么人有點說不清楚的事兒,不用我調查,娛記就會報了。要是娶了元元那樣的,才真是麻煩。上回趙秘書家的事兒您還記得吧。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表情一僵。

    省委副書記身邊的第一紅人趙秘書,老婆常年在外頭偷人,居然一直沒發現。直到最近才被知情人爆出,那個所謂的知情人聽說就是那個男小三,因為跟秘書老婆鬧翻,想觸她霉頭才主動爆料。

    趙秘書那張臉,真是怎么也掛不住啊。

    想到這點,霍老爺子就很感慨。真是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還就得找女明星,這樣更安全是吧?那你之前怎么找了余心。”

    “爺爺,其實找什么職業都沒關系,關鍵得自己喜歡。得過一輩子呢,不喜歡不行,難受。”

    “寧愿不要我的錢?”

    “要錢是做什么?無非為了吃喝和女人,如果和個不喜歡的人過一輩子,要那么多錢有什么用。不過是銀行賬戶里的一串數字罷了,爺爺,你希望我過那樣的生活嗎?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沒想過這個問題,他這一輩子就關心錢和權兩樣,對女人沒什么太大的興趣。霍正希的奶奶陪他一輩子,他們一直過得不錯。

    但要說愛情什么的,他肯定只會一笑而過。

    哪有那么多情啊愛啊的東西,男人根本不在意這個。

    但現在他孫子居然成了個情圣,這真叫人頭痛。

    “正希,你聽爺爺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爺爺,不如這樣吧,你回答我一個問題。如果奶奶不在家,換一個人來我們家,您覺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換誰?”

    “就趙秘書他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,那種女人誰會要,怎么跟你奶奶比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剛才元元的媽,比奶奶年輕漂亮,聽說為人也不錯,您喜歡嗎,要是她天天陪著您,您覺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樣,我跟她能有什么話說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聳聳肩:“您看,您也受不了。就得是那個人才行,換了其他的給再多錢也沒用。您就別管我的事了,我自己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你是在這個挖坑等我往下跳呢。”

    “您聰明,給我面子故意順我的話頭。我知道您心疼我,我也心疼我自己,所以肯定不會委屈自己。顏色小毛病一堆,但大毛病絕對沒有,這就夠了。誰也不是十全十美,我不也有缺點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缺點。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就差吹胡子瞪眼睛,誰敢說他孫子不好。

    “固執,不會做菜。”

    “你娶老婆,不是娶廚子。”

    “娶個廚子老婆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霍老爺子徹底敗下降來,溺愛孫子的心理占了上風。但有一條他還是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讓我管我就不管,但你也別再管集團的事情,我說到做到,從今天起,你不能再在霍家的任何產業里任職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霍正希拉過他爺爺的手,直接擊掌: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江山他可以自己打,所以他選美人。
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