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都市青春 > 記憶深處有顏色 > 第59章 下手
    霍正希穿著一條濕褲子開車帶顏色回家。

    上樓之后他在那兒找鑰匙, 顏色很是過意不去, 討好地沖他笑:“要不你把褲子脫下來吧。”

    正巧沈繼從樓下上來, 聽到這話臉色一僵。

    霍正希看他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用說了。”

    沈繼手里拎著晚飯,沖顏色一揚頭:“家里沒人,你們倆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家借張桌子吃晚飯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。”

    顏色興奮地敲門, 林琳過來開門,還沒反應過來沈繼就被推進了門,差點撞她身上。

    兩個人都有些尷尬, 但顏色絕不給沈繼反悔的機會, 砰一下把門帶上,世界瞬間清靜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自此就沒離開過霍正希的那條濕褲子。

    跟著他進門后, 顏色開始催他脫褲子。

    “脫了吧,我給你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會洗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 我給你洗好了, 反正是我弄濕的。”

    看她這么積極,霍正希簡直要懷疑, 她是不是故意打翻那杯飲料的?

    她可一口都沒喝。

    顏色見他磨磨蹭蹭以為他是不好意思,就在那里推他進房間:“趕緊去脫了吧, 我很會洗衣服的,保證給你洗得干干凈凈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被她推得往前走,進房之前忍不住抱怨一句:“顏色,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你想對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看起來人畜無害, 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。霍正希有一剎那的錯覺,覺得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他搖搖頭:“沒什么。那個,你能不能幫我做點晚飯,我剛剛沒吃飽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了我那么多薯條,還沒飽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漢堡太小,不夠吃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男人的胃口就是這么大。顏色一下子忘了褲子的事情,樂顛顛進廚房開冰箱去了。

    三只雄性單身狗的冰箱里五花八門什么都有,就是沒什么適合做晚飯的。顏色想了想轉身回自己家,準備去冰箱里“偷”點食材。

    結果一開門進去,就看到林琳和沈繼坐在沙發里吃東西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倆正在看電視。

    老外的片子,一男一女正在熱吻,這兩人看得忘我,居然都沒有發現她進來。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發現了什么。

    迅速溜到廚房偷了個披薩,顏色又悄悄溜回霍正希家。

    他換褲子的速度好慢,一直到顏色把披薩放進烤箱,在那里無聊地玩手指,他才慢吞吞地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這么慢,褲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洗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是說我給你洗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雖然是外褲,可霍正希還是覺得別扭。貼身衣物,也算是私密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顏色問他要褲子的時候一副猴急的樣子,總讓他有一種她要對他下手的錯覺。所以他剛才才會差點問那個問題。

    顏色沒洗成褲子有些許的沮喪,但很快又興奮起來,因為烤香里的披薩慢慢加熱,香氣開始往外溢。

    霍正希看了一眼:“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家冰箱里拿的,超市里買的現成的。”

    顏色偶爾也會偷懶,所以家里常備有冷凍披薩,要不就是超市里打折的烤雞買兩只回來,再不濟還有各種色拉。

    霍正希一聽這話就去開烤箱門,戴著手套把烤盤拉出來一看,露出一點嫌棄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喜歡啊?”

    “肉太少。”

    顏色愣了兩秒,笑得直不起腰來。

    不食人間煙火的美男子,原來也是肉食動物。

    也對,超市買的披薩確實肉不多,人家要賺錢嘛。不像她自己做的,每次都灑滿滿的料。

    霍正希想了想從冰箱里找出幾根香腸,拿刀準備切。顏色知道他這是要給披薩加料,趕緊搶把刀搶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來就行,你就等著吃吧。”

    急于表現的下場就是刀一歪,切到了手指上。

    霍正希家的刀特別快,顏色的手立馬開始往外早在血。她還惦記著那些香腸。

    “哎呀,被我弄臟了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簡直無語,一把拽過她的手開了水龍頭給她沖,又回頭看一眼那只略顯貧瘠的披薩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這么吃吧。”

    怪他多事。

    給顏色處理好傷口后,披薩也烤好了。顏色一點兒不覺得受傷有什么不好,反而很高興。

    剛才霍正希給她傷口上藥的時候,他們兩個離得非常近,近得她一探頭,就能吻到他的眼睫毛。

    近距離看眼睛真的太漂亮了,那雙眼皮,工整細致得讓身為女人的她都羨慕。

    真想找把小刷子,替他刷刷眼睫毛。

    穿上衣服后的霍正希臉皮比在泳池厚了一些。知道顏色不會聽他的,也就索性由著她。

    只是她手里那塊披薩,再不吃就真的涼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他無奈搖頭,抓住她的手把披薩往她嘴里送:“趕緊吃吧,冷了更難吃。”

    顏色興奮地用力咬了一大口:“希希,你這是在喂我吃東西嗎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繼續,不要停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突然很想切開她的臉皮看看,到底是有多厚啊。

    “特別特別厚,一看到你就會變厚,而且會越來越厚。”

    她說話的時候手舞足蹈,那塊披薩就在霍正希的面前晃悠。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鬼使神差,湊過去直接咬住,咬下來一大口。

    他今天就是想吃顏色的東西。

    咬得太兇,不小心咬到了顏色的手指頭,不重,卻有種奇怪的感覺。

    牙齒跟手指相觸,原來有刺激人心的作用。霍正希發現顏色的臉正在漸漸變紅,而他自己也有點發熱。

    這披薩有毒吧。

    客廳里光線不亮,兩個人離得很近,彼此的臉落在眼睛里看得真真切切。霍正希第一次認真看顏色的五官。

    精致漂亮,是個典型的小美女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兩片唇,讓人產生了咽口水的沖動。他覺得自己一定是被顏色傳染了,才會在這種氣氛下,突然有了跟人接吻的沖動。

    他有點猶豫。

    不是猶豫要不要吻顏色,而是猶豫要不要把手里的披薩放下。

    結果就這么一猶豫,機會稍縱即逝。華三多從外面開門進來,一進來就嚷開了:“希希,我給你買晚飯來了,是不是很愛你?”

    他說的英文,顏色沒反應過來。霍正希很自然地收回了落在她臉上的目光,指了指桌上的披薩。

    “我有,你要不要吃?”

    一切再正常不過,仿佛剛才的旖旎都不存在。空氣里的粉紅泡泡也瞬間碎了。

    顏色回到家還在想那個場景,總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錯過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早知道剛剛應該勇敢點,主動吻他才是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顏色一直關心一件事,就是林琳的例假。

    她自己說的,跟洪進第一次的時候沒戴套,因為他嫌那東西不舒服,影響快/感。雖然她事后有吃藥,但這事兒也不是百分百可靠。

    有些寶寶就是那么強,能順利通過最艱難的考驗。

    林琳也有點害怕,日子過得很是忐忑。每次看她這個樣子,顏色就會在心里大罵洪進那個渾蛋。

    結果沒過幾天,林琳有天興沖沖地跑過來,跟她說了件關于洪進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聽說他可倒霉,四大的實習吹了。還有他那篇essay,被老師查出來有很多抄襲的內容,那門課算是完了。聽說抄作業還要記檔案里呢。”

    這就意味著,他以后出去找工作,這個污點會一直被提及。

    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顏色看她喜上眉梢的樣子,小心試探道:“不覺得有點替他難過?”

    “難過什么,干嘛要替人渣難過。聽說他過得不好,我可高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被誰開導過了,怎么一下子開竅了?”

    “沈繼啊,他這人挺有意思,很會安慰人。”

    顏色一副了然的樣子。

    原來是找到更好的了,難怪不在乎洪進了。☆顏色和霍正希躺在一起,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腦中突然靈光一閃。

    “哎,我怎么好像記得,你那時候有進哪家公司實習過一陣子來著。”

    “不記得了,大概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四大吧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那樣的人才,進四大實習都是浪費。那時候就聽華三多說,很多公司私下里跟他接觸,要給他年薪不錯的offer。

    霍正希翻身摟住顏色,在她的肩膀上輕輕地啃:“也沒做多久,不過那個姓洪沒了這個機會,想想也挺痛快,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原來真的是你。我就說他的實習機會怎么說沒就沒了。之前明明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大神,你這樣不好哦,斷人財路哦。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,一想到他曾想對你動手動腳,就想給他點顏色瞧瞧。他后來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聽說他沒跟那個本地女生結婚,誰甩的誰不知道。要是這樣的話,他應該沒辦法留下來,畢竟他成績那么差,移民積分肯定積不夠,估計是回老家了。”

    顏色被他啃得有點上火,情緒說來就來。想到隔壁屋還睡著林琳,她就咬著唇硬忍著不叫,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壓抑的情緒更刺激人的感官,顏色從沒像今天這樣投入過。

    這就是她的男人,全世界最好的那個男人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

    昨天最后的問題,大家都是秒懂啊,果然我們心有靈犀。

    霍正希:因為她們都跟你一樣不正經啊。

    作者:這年頭得罪作者是很要命的哦。虧我最后還讓你開了一下小車。

    霍正希:那也叫車?你的讀者都要嫌棄你了。碰碰車吧。
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