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都市青春 > 記憶深處有顏色 > 第81章 炫耀
    ☆六月的天氣已是入冬, 顏色卻只覺得渾身燥熱難耐。

    比第一次接吻更叫人緊張。

    霍正希一直在笑, 長長的睫毛在顏色的眼前晃, 晃得她一汪心湖都皺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忍不住伸出手, 摸了摸那排睫毛:“你這不是會是種的吧?”

    “沒那么無聊, 男人種這個干嘛。再說, 睫毛還能種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 每次看到你這睫毛,我都想去種一排。好自卑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 你拿把剪刀給我修修短就行。”

    這情操偉大到顏色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就這么面對面互相調/戲了很久,直到客廳里沈繼在那兒大喊霍正希的名字。

    顏色頭一回覺得沈繼這人不解風情, 簡直太煞風景。

    兩人收拾好衣衫起身, 顏色不想出門, 就送霍正希到門口。對方回頭敲敲她腦袋:“好好睡覺, 等考完試再說。”

    顏色沖他眨眨眼睛, 表示沒聽明白。霍正希卻不再多言,笑著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等回到自己家他才問沈繼:“你怎么想到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林琳不方便。”女人來例假什么的, 對男人就是煎熬。

    霍正希笑著拿本書砸他:“那你就壞我的好事兒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也不合適嘛, 我跟你說,這樓的房子隔音不好,你要真想做什么, 不如去酒店開個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沒落華三多從廚房里沖出來:“什么什么,希希你要跟誰去酒店?”

    霍正希簡直不想理這兩個人,轉念一想又忍不住要笑。

    果然還是太倉促了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顏色躺床上也在笑,邊笑邊想霍正希走之前說的那句話, 想著想著愈加沒有睡意,第二天上課困得東倒西歪。

    折磨人的考試周還是不可避免地來臨了。四門課分四天考,歷時兩個星期。顏色一改往日稀哩糊涂的狀態,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書本上。

    除了吃飯睡覺考試,剩下的時間她幾乎都跟霍正希在一起。但不是忙于戀愛,而是忙著復習。

    霍正希自己學習能力一流,教人水平更是沒話說。顏色這種半調子的學渣經他一點撥,居然也能茅塞頓開舉一反三。

    頭一回覺得一個好老師對學習是多么得重要。

    四場考試考得顏色頭暈腦脹,最后一場結束的時候,她整個人趴在桌子上,簡直不想起來。

    太累了,題目多得她差點沒寫完。看身邊的人不少都面有菜色,有幾個女生神情慌張,湊在一起嘀嘀咕咕。甚至有人已經在考慮怎么補考了。

    顏色聽得直打哆嗦,搖了搖頭把所有跟考試有關的內容都扔出腦袋。

    用霍正希的話來說,只要跟著他的節奏,期末沒有不過的可能。顏色一直到這會兒才真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他明明不是這個專業的學生,卻對所有的知識點一清二楚。甚至連大題都能全部押中。顏色這幾天背的內容幾乎都考到了,最讓她震驚的是,霍正希給她復習的時候隨手寫了幾個大題來做練習,結果考的題目幾乎一樣。

    顏色簡直懷疑他就是出卷的那個吧。

    收拾完東西走出考場,霍正希已經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不時有走過的學生偷看他,甚至指指點點談論不休,他卻毫不在意,就那么悠閑地靠在教室外頭走廊的柱子上,一雙眼睛只盯著顏色看。

    顏色居然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她走過去輕輕捶了對方一下:“你說,這卷子是不是你出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其實我買通了教授,他給我看了試卷。”

    顏色好想捧過他的臉仔細看看,這人簡直變態到不像話。

    兩人往停車場走,霍正希體貼地替顏色拎書包。誰都沒提考試的事情,結束了就過去吧,反正過兩天就能在網上查到成績。

    顏色這會兒完全感覺不到緊張,唯一想做的就是痛痛快快睡一覺。

    最近真的太缺覺了。

    霍正希卻開車帶她去了附近的餐廳吃飯。還是上次她喜歡的那家燒烤店,這回換霍正希點一堆東西,一副要把顏色喂成胖子的架勢。

    顏色看著滿桌的東西,不免抱怨:“太多了,吃不掉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拿回去給三多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準備去炫耀嗎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嗎?昨天沈繼帶了一堆東西回來,說是跟林琳在外面吃飯打包的,三多吃得很歡。”

    顏色突然很同情華三多,一個鬼佬被兩個留學生這么“欺負”,虧他還能活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男人,好幼稚哦。”

    “女生就不喜歡炫耀嗎?”

    “有嗎?”顏色努力想了想,用力點點頭。

    還真有。林琳說她最近走路都帶著一陣風兒。其他朋友見了她也都說她“狂妄自大”,都快飛上天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都很高興,顏色搭上了霍大神,她隨便漏一點內容給他們,也夠大家期末考個交代得過去的成績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當課,什么都好說。

    顏色被喂得肚子飽脹,癱在座位上懶得起來,最后是被霍正希半扶著走出餐廳的。他把她扶上車子,貼心地系安全帶,還問要不要去買藥。

    “后悔給你點了這么多,要不要吐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”

    吐什么的也太毀形象了,顏色只需要一點時間消化一下就好。

    霍正希就替她理了理頭發,一邊發動車子,一邊跟顏色商量:“明天你有沒有空?”

    “有啊,考完了就沒事干了。我這個假期不回國。”

    她討厭坐飛機,所以不怎么頻繁回國。

    想到這個她不由坐直身子:“你是不是要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回去,回去也沒什么事兒干。再說你在這里,我也不會走。”

    一番甜言蜜語把顏色轟得七昏八素。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“想帶你去見見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這么快就見家長?顏色的背愈發僵直。她跟霍正希統共戀愛不到一個月,這進展未免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就要見你家人嗎?”

    “別害怕,不是我爸媽,只是哥哥姐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哥姐姐也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嗯,是堂哥和堂嫂。他們定居這里,所以我才會來這里留學。”

    這話解開了顏色一直以來的疑問。

    總覺得像霍正希這樣的學霸,不該來土澳這種地方。憑他的智商去美國頂尖學府也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“來這里是為了有人照顧你?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的想法,他們覺得有親戚在會好一點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沒跟顏色說,他出國并不是為了學習,只是想逃離一些束縛。去哪個國家都無所謂,不要留在國內時時被家人的雙眼盯著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美國嗎?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不一樣,學什么取決于你自己,不在于學校。除非你只是要想那一紙文憑。”

    顏色聽得牙疼,學霸的氣度就是不一樣,他這樣的人就算沒上過大學,也跟別人不在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當然那是她年輕時不成熟的想法,很多年后明白了霍正希生在怎樣的一個家庭,她才真正懂得他說那番話時的底氣。

    他那樣的人,即便沒念過書,也早已在出生的時候就走到了別人前頭。

    人比人氣死人。

    因為要見霍正希的家人,顏色那晚睡得很早,第二天起來洗澡弄頭發還敷了個面膜,剩下的時間就在那里挑衣服。

    說不緊張是騙人的,哪怕只是堂哥堂嫂。

    霍正希說了是吃午飯,十一點的時候來敲她家的門,顏色還在那里為兩條裙子糾結。

    林琳給他開了門,笑著解釋:“我們顏色還在梳妝打扮,她想不好穿哪身衣服出門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謝過她后去敲顏色的房門,一進去果然看到床上兩套衣服。

    一身清新一身素雅,各有各的好。

    她讓霍正希幫忙選一身,對方卻搖搖頭,走到衣櫥間打開門,開始給她挑牛仔褲。

    “怎么,這兩身都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好,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大冬天的,穿裙子對膝蓋不好。

    “可是裙子好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哥哥面前,你不用太好看。”

    顏色當時不理解這話,等看到霍正希的堂哥時才真的明白這話的真諦。

    她以前一直認為霍正希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,但霍家堂家完全打破了這個認知。論五官精致程度,霍正希真的不及他哥。

    長成那樣的男人,只存在于畫里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感嘆他家基因的強大。

    霍堂哥這人性格十分開朗,甚至有些逗逼。跟他的漂亮外形反差特別大。大概是在國外待久了的緣故,對誰都很熱情,見了顏色就是一個大大的熊抱。一開口說話整個人就往外透著歡樂的氣息,完全不符合顏色對帥哥原本的定義。

    這么看來,還是霍正希更好。帥得恰到好處,性格也足夠高冷。

    這個霍堂哥,整個一個高配版的華三多。

    堂嫂又是另一種畫風,知性、聰慧,說話慢條斯里,和堂哥形成鮮明的對比。這個家里她顯然是最有話語權的一個,堂哥永遠都跟在她的屁股后頭,一副老婆奴的可愛模樣。

    顏色身上的拘束感一下子就沒了。

    堂哥愈加人來瘋,正說著話呢突然轉身上樓,過了一會兒拿了樣東西下來,硬塞進顏色手里。

    “看看,都是正希小時候的照片,別人我一般不給哦。”

    顏色好奇地想要翻開看,突然一只手伸過來,摁住了相冊封面。

    霍正希一臉糾結的表情,頭一回露出尷尬的神情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 謝謝yaya妹子扔的地雷,愛你哦。

    不如我們今天來猜猜,相冊里都有些什么照片好了。猜中的有獎哦。
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