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都市青春 > 記憶深處有顏色 > 第86章 霸道
    霍正希參加了顏色常駐的那個節目,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。

    要不是飛機已經起飛, 她真想把他轟下去。

    “誰讓你去的?”

    霍正希給她拿了杯水:“導演請我去的, 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太高調了, 這樣真的會被鄙視的。”

    公布戀情也就算了, 還公然在全國人民面前虐狗,回頭指不定被人怎么撕呢。

    “沒事兒。”霍正希安慰她, “這節目拍了也不馬上播, 等過一陣兒全國人民都接受你的戀情了, 到時候再播搞不好還能得波祝福。”

    顏色飛的這一路幾乎不想理他。

    下了飛機節目組派車來接, 從這個時候起就有攝像師跟拍, 所以顏色和霍正希只能分兩坐兩輛車。

    顏色和白霜同車,路上特別安靜。導演讓她想點話題, 她對著窗外的景色看了半天, 腦子里一個梗也沒有。

    本來就不會造梗, 這下是更不會了。

    白霜只能解釋:“她昨晚沒睡好, 有點犯困。”

    導演一副了解的表情, 畢竟顏色最近是真火,戀情一公布成了大紅人, 聽說她的采訪已經約到了三個月后。

    顏色無聊地放空,想不好要不要假裝犯困打個瞌睡。正猶豫呢, 霍正希的微信就發過來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的車隔了一段距離, 顏色在前霍正希在后。她忍不住回頭看了兩眼,沒找到對方的車。

    想了想她決定不回。

    過了幾分鐘,對方又發來一條微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看到了, 回我。”

    顏色依舊不理。

    又過了半分鐘,一條視頻通話的請求直接發了過來。車里響起鈴聲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白霜湊過來想看,嚇得顏色趕緊摁了拒絕鍵。

    這人怎么這么霸道。

    沒辦法,只能乖乖回微信。

    聊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,比如有沒有睡飽,肚子餓不餓之類的。顏色還是覺得好奇,就在那里追問他參加節目的真實原因。

    霍正希一開始跟她打馬虎眼,被逼問得久了就不回答。顏色正想用他那招對付他,卻不料霍正希發來了一條。

    “不放心,跟過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很平常的一句話,卻特別暖心,顏色心里滿滿的都是感動。

    她一高興,臉上的笑意盛都盛不住。前排導演從后視鏡里看到忍不住回頭跟她搭話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這么高興?”

    “我家貓跟我撒嬌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還養貓?沒聽你提過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媽養,跟他們在一塊兒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怎么跟你撒嬌?”

    “我媽拍了段它的視頻,它跟我拋媚眼呢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白霜聽著這段對話,差點忍出內傷。顏色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真大,看來得給她接兩部戲展現一下演技了。

    導演天真地信了她的話,滿意地把頭轉了回去。顏色盯著手機上霍正希給她的那句甜言蜜語高興了一路,一直到車子開進農家樂。

    霍正希這次以顧客身份前來,所以一開始不會亮相。顏色到了之后直接進入錄影狀態,靠著一只手愣是把行李箱給拿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出來的時候碰到鄭昕,后者顯然也知道了她的戀情,氣得連戲都不想演,沖著顏色吹胡子瞪眼睛。

    姐妹人設眼看要崩,顏色趕緊上前挽著她的手,親親熱熱往廚房走:“你想不想我,要不要我給你做點吃的?”

    說著還往鄭昕的腰上擰了一把。

    鄭昕被她擰得渾身酸痛,偏偏不能發作,還得在那兒假笑。一直到進了廚房背對鏡頭,她才想著機會跟顏色“對質”。

    “你真跟霍導好上啦?”

    “你不都看新聞了嗎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人還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服氣嗎?他現在是我的人,你要注意避嫌哦。這里這么多鏡頭,別回頭讓人拍到播出來,你的形象可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一場《Vocal》鄭昕好不容易積攢了一些人氣,她也舍不得就此毀掉。

    可她同樣舍不得霍正希。

    上下打量顏色一番,她恨恨吐出一句話:“沒胸沒屁股的,也不知道他看中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看中我聰明啊。”說著指指旁邊的水池,“洗菜吧,別又像上回一樣,把爛葉子都給留下。要扔掉,懂嗎?”

    鄭昕氣得渾身的肉都在顫。

    顏色心情特別好,一邊做菜一邊哼歌,整個人得瑟得不行。只是一想到一會兒霍正希要來,她這歌就唱得有些走調。

    鄭昕看她這樣愈加不舒服,仿佛對方在向自己示威。

    不就談個戀愛嘛,有什么了不起。

    她恨恨地把擇好的菜扔進了筐里。

    身后導演提醒兩人來點互動,互相看不順眼的兩個人只能找話題尬聊。

    鄭昕一臉假笑沖顏色道:“也不知道今天來的什么人,你聽說了嗎?”

    節目導演為了拍出明星們真實的一面,每次都不會提前告知嘉賓是誰。大家也樂得不打聽,就在那里等開獎。

    上一次來的是一幫純素人,特別挑剔難搞,把五位常駐嘉賓累得人仰馬翻。尤其鄭昕,因為沒有專長,只能被人隨意使喚,反倒成了干活最多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用她自己的話說,一期節目錄下來,累得她胸都瘦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顏色已經知道了,卻不方便點破,只能在那里打馬虎眼兒。

    “等吧,過一陣兒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吳宇洲從外面跑進來,一陣大呼大叫:“顏色顏色,你趕緊去看誰來了。霍導,霍導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聲音大得把所有人都嚇一跳。

    顏色回頭無奈地望著他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倒是鄭昕反應更大,扔下手里的菜二話不說就奔外頭去了。

    跑得急還撞到了吳宇洲,疼得他在那兒直揉胸口:“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顏色強忍著翻白眼的沖動,過去拉吳宇洲出門,順便跟導演商量:“剛才那段千萬給剪了啊。”

    播出去丟臉是小,網友看戲是大。到時候還不知道怎么發散性思維呢。

    兩個人走到外頭院子里迎接嘉賓。

    霍正希一個人來,就帶了一個箱子,站那里跟鄭昕說笑。他以往在節目上嚴肅居多,很多人包括歌手都不大敢接近他。這會兒卻是平易近人,笑容和煦。

    顏色一看到他,就覺得自己心怦怦直跳。難怪鄭昕這么熱情,女人見了他都那樣吧。

    五個常駐對一個嘉賓,大家都樂了,一擁而上招呼他。顏色最懶散,就這么站在外圍看他們套近乎。眼看著人就要被拱進屋子,霍正希突然頓下腳步,很自然地就把手里的箱子遞到了顏色面前。

    現場安靜了三秒后,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顏色有點窘,接過箱子直接進屋,把人甩到了后頭。

    院子分兩進,從前頭堂屋往里走,穿過一個院子到第二進,一字排開有好幾間房。顏色也不知道霍正希被安排在了哪一間,站在院里愣了兩秒,正準備問跟拍導演,就聽身后霍正希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導演說我住第一間。從左往右數的第一間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顏色沒有回頭看他,重新拖起箱子往前走。進屋前有幾級臺階,霍正希及時出手拎起箱子,轉身沖攝像師做了個停步的動作。

    大家心領神會,全都沒有跟進去。

    就剩霍正希和顏色兩個人,不大的房間氣氛有點怪。

    雖然早就知道他會來,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把他迎進門,還是有點不自在。此時距離顏色公開兩人的戀情不過幾天。所有人包括導演都是一副看戲的狀態。

    她有一種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談戀愛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不讓攝影師進來。”

    顏色把箱子放到床邊,故意背對霍正希。

    “怕你尷尬啊。他們不進來你都不肯正眼瞧我,要跟著進來了,估計你轉身就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該來呀。”

    “來都來了,你還想把我趕回去?那你們這期節目就得開天窗了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從后面拉過顏色的手,把她的身子轉過來,強迫她面對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這么一回。我也好奇真人秀怎么拍,過來開開眼,以后請我來也不來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意思,真人秀就一個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累。”

    這絕對是真話。別人看他們吃吃喝喝好賺錢,其實只有當事人自己清楚,這工作有多累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,誰也不會自討苦吃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霍正希笑了:“我看起來這么沒用?”

    “小白臉一個,又是讀書人,你會干農活嗎?”

    “不會,不過可以學。我這人學習能力一向很強。”

    顏色想像一下霍正希挽起褲腿蹲在菜地里鋤草的樣子,不由笑了,恨不得立馬把導演叫進來,讓他給霍正希分配任務。

    但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因為霍正希是嘉賓是顧客,所以他不需要下地種草,也不需要干家務活。他要做的就是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,等著別人來侍候他。

    同樣是上真人秀,他的命怎么就這么好。

    霍正希在那里像大爺似的被侍候的時候,顏色站在狹小悶熱的廚房里汗流浹背地炒菜。

    偏偏吳宇洲話還多,切菜還不忘碎嘴,一個勁兒地問勁爆問題。

    “顏色,你跟霍導剛剛在屋里聊什么啊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。
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